精彩小说

第八份爱情(1)

决绝 Ctrl+D 收藏本站

    沃特帝国的首都星近来非常热闹,很多人从属于沃特帝国的各个星球上赶来,甚至还有不少人从周边的帝国或者联盟赶来,就为了参加沃特帝国五皇子的婚礼。

    沃特帝国的五皇子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如今不过三十岁,就已经是六级战士,将来多半会成为九级战士,不仅如此,他还是沃特帝国的皇位继承人。

    这样一个天之骄子的婚礼,自然会引来多方关注,更别说他的另一半也非同一般了。

    星际中非常危险,当年人类就曾经在异兽的步步紧逼之中险些灭亡,若不是有药剂师无意中在星际中发现了一种奇特的物质,将之融入身体大幅度提升战力,人类怕是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那种神奇的物质拯救了人类,也让人类的社会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有些人不能进化,却也有半数的人进化了。

    这些人之中的一部分在那种神秘物质的帮助下获得了强大了战斗力,被称为战士,但他们随着实力的提升,却会越来越难控制体内狂暴的能量和精神力,而另外一部人,则走上了截然相反的进化道路。

    他们的身体较差,却往往拥有柔和的精神力,被称为辅师。这些人没有战斗力,却能安抚住狂暴的战士,只要他们和战士精神力相融,进行结合,战士就能发挥最大的战斗力,不至于爆体而亡。

    这次沃特帝国的五皇子的伴侣,就是一个辅师,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跟五皇子一样惊采绝艳,不过二十多岁就达到了五级的强大辅师。

    当然,五级辅师算不上什么,他最让人注目的,却是和五皇子之间百分之百的精神相融度。

    强大的战士,一般都会和辅师结合来控制自己狂暴的身体和精神,但大部分结合的战士和辅师,相融度都在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八十之间,百分之百的相融度异常少见。

    单凭五皇子和他的准伴侣有着这样的相融度,五皇子想要成为强大的九级战士的可能性提高了无数倍,甚至有希望突破九级。

    “五皇子真是让人羡慕,竟然能找到相融度百分之百的辅师,将来他就完全不用担心会狂暴失控或者爆体而亡了。”

    “依我说,五皇子的伴侣才是真的让人羡慕,他不过是一个平民,长的也一般,就因为精神力和五皇子百分百相融,突然间飞黄腾达。”

    “是啊,五皇子长的那么英俊,实力又强,他现在有了伴侣,不知道有多少人伤心。”

    “桑德公爵的孙女儿你们都记得吧?她和五皇子的相融度有百分之八十,以前一直以为自己会嫁给五皇子,结果凭空跑出来一个和五皇子相融度百分之百的平民,这些日子她都已经一个月没去学校了。”

    ……

    首都星的都城附近,一家价格不贵菜肴却非常美味的饭店里,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邵文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嘴角勾起了一个有些无奈,又有些幸福的笑容。

    他就是即将举办的婚礼的主角之一,五皇子雷纳德选中的伴侣。

    想到雷纳德,邵文的笑容不自觉地变得温柔起来。

    雷纳德是一个强大的战士,同时在操纵机甲这方面有着无以伦比的天赋,邵文在很久以前,就对他非常崇拜,和很多人一样视他为偶像。

    结果,突然有一天,他的这个偶像竟然走下神坛来到了他身边。

    一开始知道两人的精神力百分百相融的时候,邵文只觉得尴尬,战士和辅师精神力相融之后,往往会结为伴侣,但他和雷纳德当时都更愿意选择女性,而且除了和雷纳德相融度高以外,他其他的方面实在不够看。

    因为这一点,他甚至提过只和雷纳德精神力结合,却不和五皇子结为伴侣的建议,只是雷纳德并不愿意,因为雷纳德爱他。

    到了后来,他也深深地爱上了雷纳德。

    吃了一口菜,想到一个月前和雷纳德精神力相融,帮雷纳德疏导精神力的时候感受到的满满爱意,邵文顿时就觉得自己之前受过的委屈都算不得什么了。

    雷纳德非常出色,以前还交往过很多女人,最后却选了他,自然有很多人暗地里针对他,就算雷纳德站在他身后,有些事情也不能避免。今天他之所以会来这里,就是因为有人在学校里针对他,还偷偷毁了他的作业。

    这事到底是谁做的没人知道,他自然也不可能因为这样的小事就让雷纳德帮忙,因此在老师慷慨地表示体谅他忙着准备婚礼没完成作业之后,他也就只能独自来了这家以前父母会带他来奢侈一下、保留着他的美好回忆的饭店,想要放松一下心情。

    不知道雷纳德什么时候会回来……邵文对那个高大的男人愈发想念,又听了一会儿八卦,终于站起身前去结账。

    他的模样,如今也算是人尽皆知,不过他出门前特地让机器人帮自己的脸做了伪装,倒是完全没人能认出他。

    和雷纳德精神力交融结合过之后,作为雷纳德的辅师,邵文就已经住进了皇宫,他不想马上回去面对那些对他充满敌意的皇子和对他轻视不屑的皇子妃,就在附近慢慢地游逛起来,顺便将精神力慢慢地铺展开去。

    他的天赋并不高,就算他只要有空便会开始锻炼,甚至愿意一次次地承受精神力耗尽的痛苦,原本也只有四级而已,能达到五级,其实还是托和雷纳德的那场结合的福。

    铺展开去的精神力,可以让邵文了解周围发生的一切,当然,他会刻意避开行人或者周围的房子,免得惹来别人的不喜。

    都城的郊区不想城市中那么拥挤,周围有很多漂亮的别墅,邵文走在一个缠满了火焰花的围墙旁边,精神力特地绕开了这座宁静宅子。

    只是突然间,他的精神力竟然不受控制起来,平稳的精神力仿佛是一个孩子,欢呼雀跃地朝着一个地方蹦去。

    雷纳德?邵文眼睛一亮,他和雷纳德百分百相融,又已经进行过精神力的结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绝对就是因为雷纳德在旁边。

    想到这里,邵文的精神力立刻就往那个方向探去,裹挟着浓浓的思念之情缠向了雷纳德。

    不对!邵文的脸色突然一变,明明他现在的精神力还非常充足,脸色却已经变得比以往精神力耗尽更加苍白——任谁突然发现久别的爱人,精神力往爱人扑去,却发现爱人正和别人缠绵,脸色恐怕都不会好看。

    邵文呆呆地站在墙角,然后就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眼前的这一切,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雷纳德,怎么会和别人在一起?

    邵文和雷纳德的初见是在一年前,两人刚见面,就感觉到了对方对自己吸引,起初雷纳德对他并无特殊,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却忍不住相互爱慕,变得越来越亲密。

    雷纳德对他极好,哪怕邵文以前一直想要女战士结合,最终也没能挡住雷纳德的温柔攻势,在雷纳德用自己的机甲带着他踏入星空之后,更是向对方敞开了自己精神力,和雷纳德相互交融。

    完成精神力的结合之后,两人可以说已经不分彼此,他也能清楚地感觉到雷纳德对自己的爱意,只是这个爱自己的人,现在却在和别人上|床。

    “邵文?”雷纳德的声音透过精神力传来,一股狂暴而又强大的精神力也朝着邵文冲了过来,将他整个人彻底包围。

    雷纳德的精神力充满攻击性,但邵文却一直很喜欢。以前只要有空,他就会让雷纳德用精神力包围自己,然后慢慢地将雷纳德的精神力理顺,可现在,他却恨不得攻击雷纳德。

    但他做不到,他们的精神力相融过,已经结合的战士和辅师根本就没办法用精神力攻击对方。

    一向安稳的精神力的因为邵文激烈的情绪而震荡起来,他懒得再束缚,任由精神力往四面八方铺开,在精神力耗尽之前,只看到雷纳德焦急地朝着自己跑来。

    恍惚中,邵文似乎又回到了儿时,他的父亲是一个普通人,母亲却是一个辅师,两人青梅竹马走到了一起,还有了他,但他的幸福生活,却在母亲遇到了一个和她融合度极高的战士之后消失了。

    他的母亲背叛了家庭,选择了那个战士,他的父亲在那之后开始自暴自弃,甚至动手打他,最终在工作中出了意外身亡。

    他的父亲原本是一个药剂大师,受人尊敬,和母亲之间也有着深厚的感情,但却敌不过一个和他母亲相融度高的战士。

    他那时候就想,自己不如一开始就找个和自己相融度高的,相互扶持,结果呢?跟他相融度百分百的雷纳德,和他的母亲一样出轨了。

    母亲头也不回地离开、父亲绝望的挽留,还有父亲因为制作药剂失败,被带有腐蚀性的药水消融的画面反复地在邵文的眼前出现,等他猛然惊醒的时候,身体还在止不住地颤抖着。

    “邵文。”雷纳德的声音响起。

    邵文抬起头,就看到自己的爱人正坐在床边。雷纳德穿着沃特帝国的军装,身上的衣服连一丝褶皱没有,眼神也非常平静。

    这该死的平静!邵文几乎瞬间就想起了自己之前见到的那一幕:“雷纳德,半个月后的婚礼取消吧。”

    原本坐着的男子皱起了眉头:“邵文,你不要胡闹。”

    “我不是胡闹。”邵文直直地看着雷纳德:“我们的精神力已经结合,我以后会继续帮你做疏导,但婚礼就算了。”

    “邵文,别任性。那个女人不过是别人送来的玩物,我的伴侣只会是你,我也只会用我们两个的基因培育孩子,你安心准备婚礼就行。”雷纳德又道。

    任性?雷纳德的话让邵文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一直以为他和雷纳德是心心相印,但雷纳德,恐怕根本就不曾将他放在心上。

    那个女人在雷纳德的眼里是玩物,那他呢?他要是没有和雷纳德百分百的相融的精神力,恐怕比那个女人都不如吧?就算他有和雷纳德百分百相融的精神力,他在雷纳德眼里,也得不到平等的对待。

    雷纳德高高在上,恐怕觉得跟他结合,跟他举行婚礼,就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恩赐,根本不会在意他的想法。

    这人应该是爱他的,毕竟精神力传递的感情做不了假,但就算爱又如何?雷纳德的兄弟姐妹就并非一人所生,他对于在外面找情人恐怕也习以为常,甚至于,他可能还觉得这根本就不算背叛,因为那只是一个玩物。

    但这样的事情有一就有二,两人还没举办婚礼,雷纳德就有了别人,将来这样那样的人还少的了吗?他这次妥协了,下次是不是也要妥协?

    当一个人放低底线,将来说不定就没有底线了,即便雷纳德现在说只会和他有孩子,但将来别人要是偷偷生了他的孩子,难道他还会把孩子掐死不成?

    注定了会千疮百孔的婚姻,又何必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