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份爱情(7)

决绝 Ctrl+D 收藏本站

    钱锐的公司发展的一直不错,这样的小公司在s市不知凡几,也毫不引人注目,更不会有人刻意针对,只可惜他想要在s市收购一家同类公司的事情一直没成,也就只能慢慢发展。

    钱锐这个新开的公司的员工全都是他各处挖来的人才,没有一个是浑水摸鱼的,办事的效率自然也就非常高,虽然是新开的,但依然受到了很多人的青睐,盈利也不错,这让钱锐的脸色一天好过一天,等某一天发现每天会送到自己办公室的玫瑰花竟然消失了之后,更是心情愉悦。

    “小陈,这几天都没有收到玫瑰花?”想了想,钱锐找了自己新招收的助理询问。

    “钱总,这几天都没有玫瑰花送来,凌姐她们想要换换花瓶里的花都没换成。”小陈笑道,他虽然并不知道那个一直给钱锐送花的人到底是谁,却知道钱锐并不待见那人。

    “是吗?小陈,你去告诉凌梦,她要是喜欢花,买了回来可以找我报销。”钱锐笑道,当初凌梦说要离开s市,但走了几个月之后还是回来了,接着就进了他的公司,专门负责公关这一块。

    小陈很快就离开了,看着他走远,钱锐打开电脑,查起了禾兴的消息。

    每天的那束玫瑰,都是邢志宏送来的,当初他和邢志宏分手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邢志宏突然就认定了他是真爱,自那之后,每天一束玫瑰更是从未断过。

    要是放在以前,别说这么多玫瑰了,就算只有一朵,他怕也会欣喜若狂吧?但现在他早就不稀罕了——他陪了邢志宏十年,爱了邢志宏十年,邢志宏却要等把他赶走之后才觉得他是真爱,这不是很好笑吗?

    而且,正如他当初和邢志宏说的那样,他还真不觉得邢志宏爱自己,据他所知,邢志宏在和他分手之后,除了严齐,可还又找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长的还很像他……

    对于找替身的事情,钱锐一点都不觉得邢志宏情深,只觉得这人让人恶心。

    网上关于禾兴的消息并不多,钱锐想了想,把赵德明叫了过来:“禾兴怎么了?”

    “钱总,你还惦记着禾兴?”赵德明有些迟疑地问道。

    “它是我们这行业的龙头老大,我怎么能不惦记?”钱锐笑了笑。

    赵德明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才道:“钱总,禾兴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钱锐好奇地问道。

    “禾兴是刑家的家族企业,刑家很多亲戚在公司里做事,这些日子邢志宏管理公司有疏漏,就被这些人从禾兴割了不少肉下来,有个堂弟还卷了一笔钱跑了,偏偏这个时候,禾兴的那个销售总监也辞职了……”赵德明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钱锐。

    这些消息,知道的人并不多,要不是邢家的那个老爷子想要找他回去,他也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其实,就现在的情况,让对禾兴非常了解的钱锐回去才是最合适的,只可惜刑家的那位老爷子对钱锐有怨气,也就不愿意和钱锐提起这一茬,只找了他。

    “所以?”钱锐问道。

    “现在刑老爷子再度出山,但恐怕也不能力挽狂澜……钱总,刑家的那些蛀虫把禾兴蛀空了,但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他们的错,反而觉得全是邢志宏的问题,所以不仅没有团结起来,这会儿还在相互使绊子。”

    钱锐听着赵明德话,仔细一推敲,也算是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了。

    邢志宏一直都知道他的那些亲戚不靠谱,但毕竟是亲戚,他对那些人还是不错的,倒是他,当初在禾兴的时候一直盯着那些人,只给那些人副职,也算是帮邢志宏守好了禾兴。

    可后来他离开了禾兴不说,还从禾兴挖了不少人,那些原本只担任副职的家伙,自然就被提到了正职上,有这么一群人捣乱,禾兴又哪里兴盛的起来?

    而且,邢志宏太过感情用事,当初他因为自己的喜好就让严齐做了销售总监,后来又因为感情问题对严齐不闻不问……严齐可不是邢志宏在夜店花钱就能玩的男人,在国外受过高等教育的他心高气傲,自然也受不得委屈。

    这么多人和邢志宏过不去,邢志宏的日子能好过才怪,而如此一来,禾兴怕也撑不下去了。

    钱锐沉默了很久,突然笑了笑:“赵德明,你去准备一下,准备……收购禾兴。”

    “钱总?”赵德明震惊地看着钱锐,禾兴这样的老牌企业,就算现在出了不少问题,也不是轻易就能收购的!

    “好了,你快点去准备!”钱锐自信地表示,他想要收购公司,禾兴绝对是最合适的!

    禾兴的问题越来越多了,钱锐没有雪中送炭,倒是落井下石了一把,同时,他私底下也找了人去接触刑家那些手上有股份的人。

    1%,2%,5%,10%……在钱锐手上禾兴的股份越来越多的时候,终于得到了一个消息,刑老爷子为了能补足禾兴因为邢志宏的堂弟捐款而逃产生的资金漏洞,打算出售一部分股份。

    禾兴的问题有不少,这会儿对禾兴感兴趣的人自然也就不多,钱锐找了律师去接触,给出的价格也不错,刑老爷子很快就同意了。

    钱锐很清楚邢志宏手上有多少股份,更清楚到了现在,自己已经成了禾兴最大的股东。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钱锐将自己账户里的钱花的七七八八之后,突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钱总,邢晓月的股份,已经买到手了。”赵德明带着一些文件,急急忙忙地找到了钱锐。

    “买到手了就好,德明,你去准备一下,后天我们就去禾兴,参加董事会。”钱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赵德明看了看钱锐,忍不住有些恍惚,他不知道钱锐的钱是怎么来的,但他知道,明天邢志宏要是看到钱锐,一定会非常非常后悔。

    这个人离开禾兴的时候,谁能想到他会以这样的身份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