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民国岁月

第一百二十二章淞沪会战之援军(一)

万马犇腾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民国岁月无弹窗 足子的又一次进攻被打退了小镇北外围阵地从前沿一直野凶一百米纵深的地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炮弹坑。一个个衣衫褴褛的士兵正在收敛阵亡弟兄们的遗体,袖子上戴着红十字袖章的医疗兵正在紧张地收治伤员。

    阵地前沿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日军的尸体,几辆被击毁的战车还在燃烧。突然空中响起了尖锐的呼啸声,所有人顿时就近藏进防炮洞或者是卧倒,几名还没有来得及转移到安全地区的伤员,救护兵索性用自己的身体趴在他们身上保护他们。

    炮击,进攻,打退,再炮击。从早上到现在已经循环了四五次了。有两次日军甚至突进了前沿阵的。为了拦截后面的鬼子,把冲进阵地的鬼子打出去,独立二十旅损失了一半的迫击炮。炮兵连的卜福斯山炮在后来的几次炮击中由于日军炮火的反应很快,已经被摧毁了了

    门。

    先进入前沿阵地的二营已经被打残。三百多名弟兄撤下来的时候还不到百人,个个都带着伤,三营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上次鬼子进攻前,沈修文已经把设放在二线阵地上的四十二团一营抽出一个连增援他们。

    今天沈修文不敢把鬼子放进镇内巷战,据收到的最新情报,自己的对面是鬼子整整一个旅团,再加上炮兵联队等第十一师团直属部队,足足有上万人,一旦被鬼子突破外围阵地,那将全线奔溃。好在从侧翼进攻的四十四联队,被张正杰的两个营挡住不能前进牛步。不过,皿十二团毕竟只是日械团,火力有限。伤亡也不

    山室宗武一脸铁青地坐在临时指挥部内,第十旅团的十二联队连续进攻了四次,至今还没有打开前沿阵的。反而损失了五辆战车和将近一个大队的兵力。尽管山室宗武早有思想准备,但是对面的独立二十旅还是出他意料的顽强。

    “师团长阁下,让我的部队再冲一次,这次我一定突破支那军的阵地十二联队的联队长安达二十三一脸不服气地请战道。

    “安达君,你们已经进攻了四次了。”旁边二十二联队的永津佐比重大佐面带不屑地着着安达二十三说道。接着又跨前一步向山室宗武大声道:“师团长阁下,请允许让我们二十二联队出击

    前方战事不顺,部下之间又你争我夺,山室宗武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第十旅团的旅团长天谷真次郎脸上挂不住了,连忙斥手下的两名联队长:“八嘎,成何体统。

    一切都有师团长阁下决断。”

    安达二十三和永津佐比重只得乖乖地闭上了嘴。这时一名参谋拿着电文匆匆跑进来报告道:“师团长。刚刚收到派遣军司令部电报,据侦察机侦察从太仓到嘉定一线。有支那军大部队在运动,初步估计有两个师的兵力正在向罗店增援

    听到这个情报,指挥部中所有的十一师团高级军官们不由到吸了一口气冷气,如果真的有两个师的兵力增援罗店,短时间内要想攻克罗店几乎不可能,那就意味着十一师团担负的战略任务也将难以完成。

    山室宗武当下不再有任何犹豫,立刻道:“马上向海军航空队请求战术指导,轰炸支那增援部队。随后十二联队全体出击,必须在支那军增援部队到来之前,一举攻克罗店。”说完冷冷地看着十二联队的安达二十三道:“安达君,希望这次你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刚才还一脸不服气的安达此时心里也一凛,连忙双脚一碰大声道:“哈伊,愿为天皇陛下尽忠。”

    鬼子的这次炮击又持续了十来分钟,阵地上来不及收险的士兵的尸体被强大的冲击力抛起又落下,整个前沿被炸的一片狼籍。

    炮击终于结束了,不用军官的催促。士兵们纷纷冲防炮洞、战壕内的浮土中钻出来,迅进入战位。因为炮击一停止那就意味着鬼子的进攻开始了。但是这次对面却一片安静,既没有轰鸣的战车马达声,也没有鬼子每次冲锋前“板载,板载。”的嚎叫声。

    日军炮兵阵地上,十一师团炮兵联队长内山保在望远镜中看到前沿阵地上,中国士兵们人头攒动,不由得意地笑了起来,手一挥命令道:“呦西,支那军前沿阵地,开火。”“日,日,日”根本不用试射。阵地上三十六门七五山炮同时开火。第一轮三十六七十五毫米高爆榴弹在前沿阵地周围连成一线的爆炸。数以千计的弹片飞溅。刚刚从防炮洞里面钻出来的士兵根本来不及躲避,不少人被爆炸强烈的气浪卷出壕沟,瞬间被密密麻麻的弹片切割成碎片。几榴弹直接砸进了战壕,暴虐的冲击波和弹片在战壕内肆虐着,所过之处,血雨夹杂着泥土纷纷落下。

    血光闪现,一个个官兵惨叫着纷纷倒下,一股股血箭从千疮百孔的身体上飙射而去,整条战壕的内壁上涂上一层刺眼的猩红色。

    “小心。”当一枚榴弹呼啸着再一次落进战壕内时,一名上士怒吼一声扑到了一名刚刚站起来显的不知所措的年轻士兵。“轰。榴弹爆炸,巨大的冲击波卷着两名血糊糊的尸体飞到他们的身边。

    “呸,呸,呸。”士兵从上士的身下钻出来,吐出嘴里的泥土,迅看向把自己压在身下的班长。

    上士表情怪怪地看着士兵。心中一紧的士兵连忙上下打量着现班长身上没有新鲜的血迹这才长吐了一口气。连忙道:“班长,那边有个防炮洞,咱们去那儿隐蔽。”

    士兵刚想站起来,被班长一把拉住,班长艰难的张了张嘴,他想告诉士兵自己突然没有力气站起来。动不了了。但是此时连话的说不出口,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班长闷哼一声,吐出一大口乌血,缓缓地倒在地上。

    “班长,你怎么了?”士兵惊慌失措地连忙扶起班长。

    “咳咳咳”班长的喉咙蠕动着,大口大口的血”涌而出,看着十兵的脸眼中生命的色彩汛谅黯淡。终干娃贸匀的十兵怀里慢慢地停止了抽搐。

    士兵这才现一块单片赫然插在班长的后心上。

    当在望远镜中看到战壕内再一次腾起一片血雾,沈修文再也忍不住了,一拳重重地打在掩体的沙袋上。看着自己的士兵在血肉纷飞的战壕内挣扎,沈修文感觉自己的心在挣扎。

    “增援部队到底什么时候到?老子还要守多久?你们谁能告诉我。”一脚踢飞了震落在地上的一顶钢盔,沈修文冲着指体内的参谋咆哮道。

    时间已经过了正午了。按照原来罗卓英对他的许诺,独立二十旅只需要守到今天中午,但是中午到了,独立二十旅还在坚守,增援部队连个影子都没有。

    掩体内所有的人包括在副参谋长沈醉在内,都默默地低着头,没有说话。因为半介小时前他们就收到了十五集团军前敌指挥部过来的电报。十四师和六十七师还在赶来的路上。还需要两个小小时才能到。

    突然一阵轰鸣声从远处天空中传来,脸色大变的沈修文连忙拿起望远镜,八个黑点正在从北方的天空中迅逼近。

    “命令部队迅做好防空准备。”沈修文最担心的空袭终于来了。此时的沈修文迅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的情绪将影响整介,部队的士气。同时心中也暗暗庆幸布置防空的四挺旧没有在前沿最吃紧的时候撤下来。

    当六架中岛九二式战斗轰炸机掠过日军阵地时,下面十一卑团的步兵顿时一片欢呼。炮兵阵地上传令兵挥舞着小旗子,命令停止炮击。

    “轰隆隆。轰隆隆。”威力巨大的航弹使得罗店外围防御阵地顷匆间变成一片火海,来不及撤退,临时躲进防炮洞的士兵,瞬间被强大的冲击波活活地震死。

    “安达君,在这样的地空火力下,我相信你你们之后的进攻一定会非常顺利的。我提前祝贺你攻克罗店。”站在阵地上用望远镜观看着轰炸效果的永津佐比重酸溜溜地对安达二十三说道。

    安达二十三此时也正憋着一口气。连续四次的进攻,都没有攻破罗店的外围阵地,这已经让他十分丢脸了。所幸师团长最后给了他一次进攻的机会。

    “我将亲自率领我的部队进攻。永津君请放心,一个小时后,我一定会站在罗店的土地上。”

    但是安达二十三的话音月落,令他和永津佐比重以及所有正在兴奋地看着自己的飞机轰炸罗店的日军官兵都非常吃惊的,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一个轮次之后,驾驶长机的中队长中岛似乎并不满意轰炸的效果。这个和所驾驶飞机品牌名称相同的中队长知道下面就是那支全歼海军驻上海海军6战队的独立二十旅,这是一支给帝国海军带来极大耻辱的部队,能够有机会轰炸摧毁这支部队,为帝国海军洗刷耻辱,中岛深感荣幸。

    一个轮次的轰炸,飞过罗店上空后。中岛通过飞机上的无线电命令其它飞机跟随着自己成一字队形。对下面战火纷飞的小镇进行依次俯冲轰炸,以取得更好的效果。

    在空中盘旋一的后,中岛率先把机头压低,对着冒着浓烟的罗店俯冲下去,高度一千米、八百米、六百米,他甚至能看清在小镇街道上拼命奔跑的支那士兵,不由狞笑着喊了一声:“去死吧。”

    正当他挥开舱门,准备投弹时。突然两栋建筑物的顶上冒出两道橘红色的火炼直奔自己而来。

    “高射机枪。”中乌的脑子里迅闪现出这四个字,根本来不及提醒跟在后面的同伴,迅扳转机头,并且拉升,两道交叉的火炼擦着中岛座机的尾翼一掠而过。逃避了高射机枪伏击的中岛不由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他知道刚才完全是侥幸。下面的支那高射机枪手在射击时没有打提前量,不然他万万没有躲避的可能。

    中岛虽然凭借自己高的飞行技能躲了过去,但是紧跟在他后面的僚机却没有那么幸运。当僚机的飞行员现前面的长机遭到袭击,想调头已经来不及,旧持续射的!刃毫米的子弹轻易地穿过中岛九二式薄薄的蒙皮,交叉火力瞬间将飞行员的上半身打了粉碎。“轰”的一声巨响,僚机凌空爆炸解体。

    后面跟着的另外四架飞机见势不妙纷纷调头,躲开了地面上两道凌厉的火舌。

    “八嘎,消灭下面的防空阵地,为小林君报仇。”中岛拉转机头。重新回来队列中后,咬牙切齿地命令道。

    这次五架飞机呈横一字排开。牢牢锁定下面两个可恶的防空火力点俯冲下去,安装在机头的刀毫米的两挺机枪同时开火。

    这时,下面的两个火力点同样开始向他们开火。中岛一边灵巧地躲避飞过来的子弹,一边瞄准其中的一个火力点,扣下了扳机,占尽优势居高临下的火力,瞬间把这个火力点打的哑了火,中岛甚至能看见一名支那机枪手被自己的机枪打的血肉横飞。

    “达挞呕刀刀刀”又是一阵熟悉的高射机枪声在中岛的耳边响起的同时,自己的飞机突然感到一阵颠簸。眼睛的余光,他现在小镇的另一个角落里又有两道火舌窜起。他瞬间明白了刚才被他们摧毁的两个火力点,吸引住他们五架飞机的火力。再有这两个火力点迅动袭击。

    但是虽然他已经明白,但是此时他已经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飞机,飞机正在急下降。“跳伞。

    ”经验丰富的中鸟此时只有一个念头,赶快跳伞。正当他才网小打开头顶的舱门,迎面看到一条火炼正冲他的飞机飞过来。“不??刀刀”未等他喊出声来。轰的一声,中岛的飞机顿时绽放出一个绚烂的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