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苦尽甘来

第76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沈振山离开后,靳文礼让沈昊将他房间的门打开,然后带着将靳蕾进去,哄着她睡着了才出来,沈昊则带着闹闹回了她自己的房间,不再去理会大人之间的事儿。

    “你三哥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这都已经分开住了,还没完没了地惦记着从别人家讹钱,有他那么教育孩子的吗,等靳蕾长大了这亲戚也走不成了,你二嫂带着靳升过已经是和咱们疏远了,没想到你三哥也不教孩子走正道儿!”叶水清一想起靳蕾说的话就生气。

    靳文礼也是伤心,自己兄弟几个已经是越走越远,没想到连下一代都要跟着受牵连。

    “等会儿我三哥来了,我会和他说的,要是他不能把心思放到正地方,以后就别来往了。”

    叶水清知道靳文礼做出这样的决定不容易,心里也替他难过:“你们家和我家还不一样,好歹我大哥大嫂明白事理,二哥也不算糊涂,所以只我二嫂一个人也兴不起什么风浪。可是你二哥二嫂和你三哥不一样,如果我们一味迁就他们,最后兴许害的就是咱们自己。文礼,你要知道但凡有一点办法,我都不会这样迁怒于一个不到四岁的孩子,我宁愿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出钱接济他们,也不会任他们无休止地勒索下去!”

    靳文礼无力地搂住了叶水清点点头:“我明白,你心地有多善良我都明白,是我三哥过分了,真怀念小时候的生活,那时咱们兄弟几个只知道玩笑打闹,没想到现在二哥变得这么没担当,而三哥为了钱已经和疯子差不多了。媳妇儿,委屈你了。”

    “我不委屈,我就怕你因为这些事着急上火,等会儿把闹闹的新衣服拿两套出来给靳蕾带走,洋娃娃也给她带走,过年的时候再多给靳升和靳蕾些压岁钱也就算咱们尽心意了。”

    “行,谢谢你媳妇儿。”靳文礼拉着味水清的手坐到椅子上,两人一起等着沈振山回来。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听见外面有上楼的脚步声,在到了自己家门前时停了下来,靳文礼知道是沈振山回来了,便起身直接开了门。

    “进去吧。”沈振山推了站在前面的靳文业一把,靳文业踉跄几脚步走了进来。

    进了屋看到靳文礼后,本来一直惧怕沈振山的靳文业突然又胆子大了起来,怪声怪气地说:“行啊,老四,还学会当缩头乌龟了,现在不是让你媳妇儿出面对付我,就是让外人去家里威胁我,你还想怎么着,再找几个混混打我一顿,要不就找几个亡命徒杀了我如你的愿?”

    “文礼,别听他废话,我去了老黄家没找着人,最后还是在他自己家找着他的,你三嫂根本没生病,两口子在家正啃排骨呢!”要不是因为靳文业是靳文礼的兄弟,沈振山早就先给他两个大嘴巴子了。

    “三哥,既然是你撒谎在先,那现在你就把靳蕾接回去吧。”靳文礼没理靳文业只是平静地把话说了出来。

    “我不接你能怎么着,你还能把你亲侄女儿扔到大街上去?我说老四,你有的是钱当我不知道呢,你能给外人养个大小子,怎么就不能照看照看你侄女儿!靳蕾是能吃穷你还是能喝穷你,你连一天都容不下她,你看看你闺女吃的用的,再看看你侄女儿什么样儿,你好意思吗你!你既然能养两个那就一视同仁,不差我女儿这一个,钱我不和你要了,你把靳蕾照顾好就行!”靳文业一番话说的是理直气壮。

    靳文礼听完笑了笑:“三哥,你还算是个正常人吗,你身体有残疾,难道心也跟着残了?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们家的钱是水清和我辛辛苦苦赚来的,与你半点关系都没有,沈昊我就是当自己亲儿子养的,靳蕾有爹有妈我没义务让她在咱们家过小姐日子,你自己有没有钱你自己心里清楚,你都把孩子教成什么样儿你还恬不知耻地在这儿叫嚣。靳老三,我因为二哥的事顾念着兄弟情分,不想再和你种仇,可你自己一直不消停,真把我家的钱当成你自己兜里的了?我今天说最后一遍,以后能好好相处我靳文礼决不差事儿,要是你再不拿自己当个人看,我他妈的就让彻底瞎了!”

    靳文礼说完直接一拳就打在了靳文业的那只好眼睛上,靳文业立即弯下腰捂着半边脸疼得一动不敢动,然后才仿佛明白过来,这段时间因为靳文礼的忍让,自己差点忘了这人以前是有多么混了!

    等靳文业缓过来后,靳文礼转身进屋将还在熟睡的靳蕾抱了出来交给靳文业,语气冷冷地:“你以后也就能指着靳蕾了,别再把她往坏了教,靳福还要靠这个妹妹照顾,赶紧走吧!”

    靳文业眼眶青紫,抱着靳蕾也是气得不轻:“老四,咱们以后走着瞧吧,看以后谁会求着谁!你吃里爬外地净想着不相干的人,我非和爸妈说去不可,你可以不听我的,但你要是不听爸妈的那就是不孝,你等着!”

    “文礼,你别和你三哥这种人生气,他苦日子在后面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要不改改这贪钱的毛病早晚要吃大亏。”沈振山见靳文礼喘着粗气就赶紧劝他,直到他脸色好些才离开。

    这时叶水清给靳文礼做了碗面条儿,然后又开始逗着他说话,一会儿说那些教授作家是怎么评价自己和李茹出的这些书的,一会儿又问他拉链儿厂的情况,最后才笑着说出了自己想给他也买辆小轿车的打算,这才总算把靳文礼给哄开心了。

    “媳妇儿,你真要给我买车啊?”

    叶水清点头:“是有这个打算,不过让你三哥弄的差点就不想给你买了,看你今天晚上表现不错等过两天再给你买吧,要不你又是厂长又是副总经理的,骑个肉包铁的摩托也不像样子,还有沈大哥既然管着车队,我看最起码应该让他开辆小微型来回跑业务,可别再骑那个挂斗摩托了。”

    “哎,我全听媳妇儿你的,明天我就和沈大哥说让他在车队里选一辆,要给我买的车咱两明天就去看看呗,我这还有些等不及了。”

    “明天不行,明天要商量出版印刷的事儿,后天我忙完就去厂里找你。”

    “那行,托我媳妇儿的福,我也能有自己的车开了,媳妇儿,我今儿晚上一定好好报答你,卖力气干活儿!”靳文礼说着就直接把叶水清抱了起来,快步往屋里走。

    叶水清咯咯直笑:“滚蛋,还不是你自己痛快,我可和你说,你给我轻着点儿,昨天就让你弄得生疼的。”

    “行,你让我轻我就轻,你让我快我就快,快慢轻重你说了算……”两人的声音消失在了门后。

    “小昊哥,我爸晚上要干活儿怎么还那么高兴啊?”闹闹听见关门声后,轻轻地把自己刚才打开了一点的房门也关上了。

    “晚上在屋里能干什么活啊?”小昊对于两个大人的对话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闹闹转了转大眼睛小声儿说:“要不咱们晚上去探险,看我爸干什么活儿。”

    “算了,大人的事儿咱们小孩子别管太多,小心被小婶儿发现了你又得挨揍!”小昊可没闹闹那么重的好奇心。

    闹闹小嘴一撇:“好吧,我困了,你回自己屋吧。”

    沈昊看着闹闹自己爬上床,又帮她盖好被子,关了灯才回了自己屋子。

    闹闹在黑暗中睁着两只亮晶晶地眼睛,很有耐心地等了十来分钟,然后光着脚丫儿又从床上爬了下来,憋着气儿把门打开了,又悄悄地走到靳文礼和叶水清的门前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儿,再小心翼翼地将面前的门推开了一道细缝儿。

    过了两天,叶水清心里想着要和靳文礼一起去看车,于是把紧急的工作尽量都在上午做完了,下午开着车去了城边的厂房那边。

    快到厂区时,叶水清眼前一亮,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靳文礼已经让人将四周建起了围墙,还安了大门,大门半敞着,能看出里面又建了几处厂房,还有一栋三层小楼应该是办公用的。

    叶水清将车开了进去停在小楼跟前,刚进门口就有个男的过来问:“同志,你找谁啊?”一个女的自己开着车,肯定不简单,那人在心里暗自揣测。

    “我找你们靳厂长。”叶水清笑着说。

    那人点点头:“你等一会儿啊,我给你找人去。”

    说完就转身进了走廊里面的一个屋子,不大一会儿那人就和另外一个很年轻的女人走了出来。

    那女的还没等到叶水清跟前就先热情地说:“您好,靳厂长去厂房了,您有什么事吗,要是有急事儿我现在就让人去找。”

    “哦,没什么急事儿,我和他约好了去看车。”

    “要是这样,那请您先进去坐坐吧,我给您倒杯茶。”

    叶水清没拒绝跟着那女的进了办公室,接过茶道了谢笑问:“你在这里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我是靳厂长的秘书,我姓焦,叫焦万凤,请问您是……”

    “我是靳厂长的爱人,我叫叶水清。”

    焦万凤听叶水清介绍了她自己的身份后显得很吃惊,然后又特意将她打量了一遍:“您可真年轻,还这么漂亮,靳厂长不经常提起您,您也不经常过来,所以我们一直以为您是在家里忙。”

    “你们?靳厂长还不只你一个秘书?”叶水清好奇地问。

    焦万凤点头:“有三个秘书,还有其他的业务接待人员,我们三个专门负责接待厂里的重要客户,靳厂长说我们年轻会办事,过来谈业务的客人通过我们可以看到厂里人的精神面貌,能让客人感到舒心,生意就好办了。”她们几个私下里经常议论靳文礼的爱人肯定是一个长得很土的家庭妇女,要不也不能一次也不带到厂里来,其实天天看着高大英俊的靳文礼自然有不少小姑娘心动,原先那个赵红表现的最明显,平时就跟在靳文礼后面要说是要学英语,后来又借着旅游的机会又和靳文礼贴身照相,只是没想到最后却被调回了车间,这样一来她们又给靳文礼的爱人起了个母老虎的外号。

    可是今天一见到叶水清的庐山真面目还真是太出乎意料了,这个打扮时髦长得又漂亮的女人居然自己开着小轿车过来了,靳文礼无非也就是骑辆大摩托车,真没想到靳文礼的爱人这么有能耐,看来她们都想错了,人家根本不是什么土气的家庭妇女,看着倒像是个大老板、女强人!

    这个靳文礼还真是会享福啊,身边成天围着这么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还安排了三个秘书,真当自己日理万机呢!叶水清喝着茶温和地与焦万凤闲聊,眼里却已是寒光阵阵。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很期待闹闹的下一个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