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44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快到自家胭脂铺门口,老远便见着门边站着一个女子,手里还挎着篮子,待走近后,沈荷香不由眼波微动的将她上下打量起来,在她记忆里,这沈桂花虽然长得不算沉鱼落雁,羞花闭月的容貌,但稍打扮一番却还算是能看,否则当初也不会放浪的去勾引小侯爷,而她自己本身也极好擦粉抹脂之能事,隔着两条河都能闻得到她身上那刺鼻的香味儿。

    现在看着与前世却是判若两人,一条青棉布裙子灰蓬蓬的,上衣是在老宅时洗得发白的旧棉衣,花色都掉得差不多,头发上也只戴了朵乡间小贩卖十文钱一个的旧布绢花,看着当真是寒酸的很,便是连自家丫鬟头上那都是半两银子的花钗,这么一看,她这个便宜老姑已完全没有了在老宅时耀武扬威的样子。

    沈荷香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了然,看来大伯母的战力还是极为强悍的,看沈桂花的样子,她母亲估计自身难保,现在也顾不上她了,否则以她喜好穿金戴银的娇惯样儿,几分钱的布花怎么看得起,而那大伯则是个好面子的,怕大伯母将此事抖落开,面子上不好看,自然是撒手不管,如此一来,这沈桂花母亲的好日子当真是到头了。

    沈桂花一早便过来了,那掌柜不让她进门,她只能在门口站着,边等边暗暗骂着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等会她进了二哥家看她怎么收拾他们,实际上沈家大房在老宅住得好好的,谁知大伯母竟发疯一样骂她娘是婊,子,贱货,还抓着她娘头发打,后来更是三天两头的变本加厉,弄得邻居和村里人都在她和她娘后面指指点点,连里正都去找了几次,最后实在是住不下去了,大伯只好将老宅及一些田地给卖掉搬到了京城,以方便看管杂货铺。

    但京城的房子实在是太贵了,一百多两只买了个小院子,五口人挤在三间房子里,夏天热冬天冷,加上杂货店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沈满福在京城读书又是一大笔费用,现在哪还能像在老宅时的那般吃穿用度,不仅紧紧巴巴,家里的杂活还都要她来做,本来去年大伯就给她找了个还算门当户对的亲事,是杂货店对面的果脯铺家的小儿子,今年初就可以嫁过去了,谁知那短命鬼没等到婚期就病死了,所以婚事一直拖到现在,看着那沈满福天天吃肉喝汤,自己却吃糠咽菜的像仆役一样伺候她们,她觉得快疯掉了,一天都待不下去。

    这才想到了那个早便搬到京城的二房,稍一打听便惊呆了,没想到二房离了老宅竟然越过越好,如今更是一朝鲤鱼翻身,不仅在京城混得不错,还有了两家胭脂铺,一家香料院子,及在贵女夫人中名声颇大的冰肌坊,生意做得是火火红红,就连那十多年连个蛋也生不出的柳氏,竟然也有了喜,这无疑是个顶头炸雷啊。

    沈桂香一边眼红嫉妒的发狂,一边却又喜形于色,想着凭二哥现在的富贵日子,自己若能长住二哥家,那胭脂水粉甚至冰肌坊的玉肌膏岂不是都能随便用,到时再让柳氏给她张罗一门好亲事,自己只要坐等着出嫁便成,何必在大房那吃苦受罪,至于母亲,沈桂花心中也是有气的,若不是当初她将二哥得罪狠了,现在一起搬到二哥家住多好,虽不舍得母亲,但看着沈家胭脂铺大气的门面及偌大的院子,不由心中火热,一时便将钱氏抛之脑后。

    沈桂香冷的直搓手,回身又向铺子看了几眼,正待要进铺子问问,便见不远有人向她走来,她一时有些瑟缩,京城可不比村里的狗剩土蛋,随便哪一个都可能是不敢惹的人,吃了几次亏还不知学乖的那就该死了。

    不过那几人竟是越走越近,沈桂花不由四下看着紧张的瞄了两眼,突的发现前面带着丫鬟的小姐似乎长得有些眼熟,看了半晌才终于瞪大了眼睛认了出来,那个面上含霜慢步而来的绝色女子可不就是小时候被她使唤来使唤去沈荷香那个丑丫头吗?

    看着那丑丫头梳着时下京城女子流行的发样,上面还斜插着一只看着便知价钱不菲的白玉粉晶做工精致的芙蓉牡丹钗,一时竟来不急反应,直到人纤腰微步的走到她面前站定,沈桂花的目光还停留在沈荷香发间的玉钗上,然后眼珠子定定的移到她肌如白雪眸含秋水的脸上,接着带着妒意的看向那滑软的绸缎衣衫,最后定在一双只露点鞋尖的绣鞋上,刚才走动的时候她便看清了,那是金丝牡丹双面绣,最惹眼的便是鞋尖的两个牛眼大的珍珠,上面还束着鲜红的蝴蝶软穗,走起路来轻轻摇动,仿佛蝶戏花间一般十分的精致好看。

    沈桂花越看越眼红,越看越嫉妒,她再不懂也知那鞋上的一个珠子值很多钱,这个丑丫头怎么能穿这么好的衣服鞋子,真恨不得现在便将这双鞋从沈荷香身上扒下来穿到自己脚上,还那衣服和发钗,沈桂花边想边将牙咬的咯咯响,满脑子都是沈荷香身上的东西,若是能住进二哥家就好了,这些东西以后就全是自己的。

    见着沈桂花的样子,沈荷香便知这便宜老姑的老毛病又犯了,见不得人好,更见不得人过的比自己好,不由瞥了眼身后的碧烟,碧烟立即大声咳嗽了一声,顿时惊醒了沈桂花。

    “是,是荷香啊。”沈桂花从脸上勉强挤出了点笑容道:“听说二嫂有了身子,我娘让我带点自家做的点心过来……”说完动了动手上用布盖着的篮子。

    沈荷香看了她一眼,随即绽然抿唇笑道:“原来是老姑,倒是一时没认出来,我娘此时已经睡下了,我爹去了香园,你若要见她们就明个再来吧。”

    看着沈荷香那娇美的笑颜,沈桂香嫉妒的直用手指暗抠着篮子,但口中却是急忙打断道:“要不我就到你闺房坐一会儿,咱俩说会话,等二嫂醒了我再探望她,也……省得我再跑一趟。”

    沈荷香不由的正眼看了看这个前世不知廉耻四处勾搭男人的女子,又瞥了眼沈家铺子门口来来往往的人,顿时目光流转微微一笑道:“也好,老姑既然嫌麻烦那就随我来吧。”说完回过身,顺便看了眼旁边碧烟,主仆间只一个眼神即可,这才带着两个丫鬟向院子走去。

    沈桂花急忙快走两步跟了上去,心里顿时狂喜起来,只要她进了院子,就有办法留下来,到时定要讨好二哥长期住下,直到她找到如意夫君为止,随即眼睛便瞪向前面正细腰微步慢慢走着的妩媚女子,及她头上那晃着银丝的流苏,在那之前,先要把沈荷香的所有东西都变成自己的才行。

    待到走进了一处屋子时间沈桂香才反应过来,“荷香,这是哪里?”

    没人回答她,碧烟已经将杂货间的门关好,喜丫上前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篮子拿去给小姐看,沈荷香掀开布翻了翻里面食物,拿起一块黄糕闻了闻,又将包子掰开看了看,还有一盅汤,待看完,沈荷香心中已得恨的要死,举起那一盅汤便毫不客气的往沈桂花脸上一浇。

    沈桂花哪料到会如此,顿时尖叫了一声用手挡着脸。

    “掺了鱼腥草的芙蓉糕,蟹黄包,花红汤……”这三样任一样都能让身体虚弱的孕妇滑胎,“真是恶毒的很,是钱氏让你这么送来的?还是大伯母?”

    眼睛进了汤汁,沈桂花擦完眼刚要破口大骂,听到沈荷香话顿时憋了回去,食物确实是大伯母让她送的,但她和母亲都心知肚明,毕竟沈家现在就沈满福一个命根子,二房又是个绝户,闺女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将来二房的钱财自然都要归沈满福所有,大房两口子一直都这么盘算着的。

    谁知那柳氏居然枯柳发芽,老蚌生珠,三十多岁了竟然有了身子,这让大房如何不着急,一旦生下了儿子,可就没满福什么事了,于是大伯母凝思苦想了几天才想了这么个主意,只要能打了这胎伤了那柳氏的身子,那沈二房就真的要断子绝子了,到时他们不想将家财留给满福都不行。

    沈桂花原来的打算是若二哥收留她,她便把大伯娘的话说给二哥听,若是二哥不收留她,就别怪她这个做妹子的无情了,可谁知哥嫂没见着,却被这个只小她一岁的侄女给当面揭了开,顿时恼羞成怒道:“你胡说,这些是我在摊子上买的,孕妇吃了会不会流胎,我根本不知道,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不知道?”沈荷香冷笑着,一向爱干净的她顿时伸手拿过一个蟹黄包,然后用手狠狠捏碎,毫不留情的糊在了沈桂香的脸上,“你不知道的话怎么知道这些都是能让我娘流胎的东西?说亲手做的,现在又说买的,你当别人的耳朵是摆设,脑子全是豆腐做?”说完便将那盘子一掀,碎糕全都砸在沈桂花的脑门上。

    沈桂花哪知道一个娇柔的小姐突然就变了脸,眼神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一时间也是被吓住了,但当脸上全是黄黄的蟹油,头发上都是鱼腥草的糕渣时,这才反应过来,“贱胚子,你敢打我?”说完便想要扑上前去拼命。

    沈荷香却是往后退了一步,旁边胖胖的喜丫上前一撸手臂,“呱唧”一声响,便将沈桂花整个人都甩在了地上,一半黄乎乎的脸顿时肿了起来。

    沈桂花从来没被人这么打过,还是从小她最瞧不起的丑八怪,当即眼珠子都泛起血丝,疯了一般的破口大骂:“我呸!我二哥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娶你娘那个破落户,若早年娶得是我娘,你们二房早就发达了,对,我就是要让你娘流胎,让她当一辈子不下蛋的母鸡,一辈子绝户,这是你们的报应,哈哈,十年不下蛋的母鸡现在突然能下了,说不定是背着我二哥和野男人苟合出来的,就连你这贱人说不定也是你娘和野男人生出来的贱种,你们的东西全都是我的,我的,你们这些婊,子贱人全部该死,该死……”

    就在这时,外面的门突然被踹开,一道人影的冲了进来,刚才沈父便站在门口,将里面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在听到自己亲妹子骂自己绝户,骂闺女是贱人,还恶毒的想要落掉妻子的胎,甚至最后诬陷妻子与野男人苟合,想到当初沈桂花的娘和大伯在山洞那一幕,一忍再忍的沈父终于勃然大怒,冲到地上那个吓得脸都变了色,连二哥两字都不敢叫出口的沈桂花便是狠狠的一巴掌,然后便一把将她抓了起来扔出门去,年纪大的男人情绪都内敛的多,少了年少轻狂,有家有室都愿意以心平气和的心态去解决问题,少走极端。

    沈父便是这样老实又憨厚的男人,天知道他这辈子有多少年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了,此时却是真正的暴跳如雷,面红耳赤的对着摔倒在门外的连叫都忘了叫的沈桂花大吼道:“从此以后你我断绝兄妹情份,我没你这样恶毒不知廉耻的妹妹,你给我滚,滚出去……”说完便对着院里看门的魏叔和栓子大吼道:“你们,去拿棍子将这个女人给赶出门,以后只要她上门来,不必告诉我,就给我拿家伙什将人轰走,我若再看到她出现在这里,你们全部都给老子滚,滚……”

    沈荷香见着那沈桂花捂着肿脸,吓得屁滚尿流狼狈不堪的跑了出去,脚下被台阶一绊,整个人直接摔到了门外,半天才爬起来刚要张开嘴哭叫,突然一个路过的客人冲她吐了口浓痰骂道:“哪来的疯女人,连屎都吃,臭死了……”

    沈桂花这才抹了脸,上面全是黄黄的蟹黄,可不就跟屎一个样,见着别人绕着走,边走边看她的异样目光,毕竟还是个少女,顿时捂着脸尖叫了一声,一路大哭的用袖子掩着面目全非的脸一瘸一拐的跑开了。

    沈荷香却是安抚了父亲的怒气,那沈桂花她一直捏着嘴没让她出太大声,但沈父的后面的几声吼却是震天响的,急忙让他先去看看母亲是否被惊醒了,而自己却是跑到门处看得津津有味儿,到了乐处竟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觉得不仅出了口恶气,更是

    作者有话要说:沈荷香却是安抚了父亲的怒气,那沈桂花她一直捏着嘴没让她出太大声,但沈父的后面的几声吼却是震天响的,急忙让他先去看看母亲是否被惊醒了,而自己却是跑到门处看得津津有味儿,到了乐处竟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觉得不仅出了口恶气,更是通体舒坦百般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