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四章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想到之前闺女提过想买点白绸做小衣晚上睡觉时候穿,那时柳氏还觉得买绸太过奢侈也没答应她,如今以为闺女是为此事闷闷不乐,到底是自己生养的,见了也是十分心疼,下午时便拿了钱让沈父给于掌柜送头油时,到京城的布铺扯点好点的白绸,想到什么又狠狠心取出三百铜钱道:“到时你再扯一尺半的嫩绿色绫缎拿回来我有用。”

    上次剩的那小块布给荷香做了只肚兜,荷香高兴的亲了娘亲一口,但说实话那藕荷布绸虽是不错,但是毕竟放了许多年了,颜色多多少少都有些褪了,闺女现在青葱一样的年纪,最是喜欢花花绿绿的颜色,那颜色有点太过稳重了,若扯上一块嫩绿色的凌缎做上一只,想必见了会高兴些。

    这两日有不少官府的衙役进香山了,这让本来有点缓和情绪的沈荷香顿时又紧张起来,毕竟香山脚下周边较偏僻,就是普通农家住户也不是太多,稀稀落落的数下来就那么十几家,怎么会突然来了官府的人,别说是沈荷香,就是沈父和柳氏也都觉得奇怪,所以这几日也没有再上山。

    沈荷香虽没出去,但这几日都留意着外面,那一日便透过窗户见到有衙役带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从她家门口那条小道经过,她甚至还听到那老头道:“……官爷可要相信我,那山洞里分明就有个走私香料的小子,年纪衣物和身上受的伤都与京城贴的通缉令上所写的一般无二,就算他得了风声跑了,但腿脚不便利恐怕也跑不多远,到时我们……”

    后面又说了什么沈荷香没有听到,但是心下却是不由怦怦直跳,这不是什么惊喜而是受了惊吓,因那老头的声音听着竟跟当日她在山洞口偷听到的一样,微微一想她便猜到了事情的前后始末。

    她早先便听沈父说起过,若抓到一个走私香料的,告发者能拿到五两赏银,那老头显然便是冲着赏银而来,可是这种表面冒认自己是救命恩人,背过身便寻了衙役来抓人的行为当真可耻的很,也活该这次带人进山,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有让他搜到人。

    这结果多少也让沈荷香稍微平静了些,毕竟那简舒玄的百两走私银还被她埋在树下,这人不被抓到倒是好,若是一旦被官府逮住,那可是要扒层皮都要问出银子下落的地方,到时自己一家三口可就要无故受其连累,光想想沈荷香都觉得后背发冷。

    这事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家中若有钱财上下打点一下就可相安无事,但现在家里的情况,一旦被抓下场不比那简舒玄好多少。

    沈荷香转念思忖了下倒是平静下来,因前世没听说过这人有过什么牢狱之灾,上一世这时候也是平平静静的,加上这些衙役这两天也没搜到人,她不想先乱了阵脚这般自己吓自己,待又观察了了几日,见再没有衙役上山搜人,沈荷香这才完全放下心来,也不由地佩服那简舒玄当真如老头所言狡猾的很,竟然这么多人进山都没有搜到,他腿伤那般严重,也不知能躲到哪里。

    但这念头过了就过了,沈荷香也没那般好心的去寻找,不过心中想着却是日后若要做善事,她定要做在明面上,绝不再偷偷摸摸伤肝伤身又憋屈。

    接下来十来天柳氏给沈荷香缝了一套白绸小衣,及一只绣着荷花的浅绿凌缎肚兜,果真见闺女喜欢的紧,当场拿在手中爱不释手。

    沈荷香也富贵过,凌缎这东西虽喜欢,但不见得如柳氏所想那般,她欢喜不过是因柳氏亲手给她绣的花样,正是取得名中荷香二字,含苞待放的花苞寓意着她的年纪,整只绣得栩栩如生,显然是下了功夫的。

    柳氏幼时家中也是富户,后来破落才嫁给了沈父,所以小时有专门的绣娘指点过,练了一手好绣功,绣出的东西便如真的一般,但因身体不好沈父不让她多绣,怕她太过劳心劳力病情又加重,而现在家中银钱充足,自然也不需要她这般辛苦。

    沈荷香细细的摸着上面凸凹不平的密实针脚,知道娘亲是为她熬了夜的,顿时心念一动,想到前世娘亲的好,眼中不由含了水,如那花瓣上的露珠一般似掉未掉,嘴角却是含笑,甜甜软软的说:“谢谢娘……”

    看的柳氏心都要化了,暗道了一句,闺女这眼睛怎就生得这般好,平日看着便如一汪水,含泪时更是湿漉漉的动人,当即便母性的想着用剩下的嫩绿缎子碎块再缝一只荷包,再绣上一池荷花给她随身带着。

    晚上沈荷香沐浴过,用了滋润皮肤的茉莉露润了身体,再用细棉布轻轻吸了吸肤上的水意,这才穿了葱绿绣荷花肚兜,外套了层白绸小衣,只觉得全身舒服的紧,再没有以前棉布衣那么磨人了,说到棉布磨人,在别人听来或许太过娇贵了,只有那些生在贵门之家,日日不用做工,养得一身细嫩肌肤的小姐夫人才或者会这般。

    像农家女有细棉那般柔软的布料可穿已经像过年一样开心了,偏偏沈荷香便是那小姐身丫鬟命,生在农家一身的皮肤却是又娇又嫩,她说细棉磨人旁人若听去定觉得她娇情,但实际当真是半点不假,柳氏之前也是不信,但见了后却既喜悦又担心。

    自己闺女这身皮肤当真是得天独厚,白细得就跟上好雪白丝缎一般,连个毛孔都不见,那细棉与之相比之下自然就粗了,又见她小小年纪身子便已是骨细肉匀,想着这般皮肉将来嫁入夫家也定是会受极夫婿疼爱的,欣慰之余又想到那越长越是娇艳的脸蛋,却又有些忧虑,若是生在富贵人家那定是一辈子荣华富贵,但偏偏是生在了农家,这般容貌反而福祸难料。

    沈荷香哪知柳氏心中所想,这几日心情大好,用手中八滴泉水做了两盒头油和桂花露送给柳氏,她手中的泉水有限,一日只有九滴的数量,用不完放入瓷瓶中存着,第二日便会一滴不见,所以当日存的需当日用掉,否则就浪费了,做头油和胭脂所有的花朵浸泡时也不过是用上一两滴,泡完的桂花能做几坛子头油和胭脂,像这样两盒一小点用了这么多也算奢侈了。  ⑧☆⑧☆.$.

    用泉水泡过的花朵做出来的头油又香又甜,丝毫不觉得油腻,还乌发的很,胭脂更是入手即化,香甜满颊,用簪子挑上一点点用手心揉了拍在脸上,倾刻便红晕满面,自然的仿佛未上过胭脂,女人哪有不爱美,上至七老八十,下至三五岁小娃,柳氏更是不例外了,不过才刚三十左右的年纪,长相本就出挑,肤色偏白,这段时间又去了病气,稍一打扮沈父便整日都移不开眼了。

    满足之余,沈父不由又有些担心起来,家中妻女柔弱,看着那一脚都能踹倒的篱笆,沈父每日出去都归心似箭,倍受折磨之后,盖房子的想法便越加的强烈了。

    结果没多久的一场雷雨终于如了沈父的愿,这间破旧的泥草房半夜突然倒了半面墙,位置正好便是沈荷香睡的那间屋子,那日洗过澡她便早早歇了,结果半夜听到雷声突然醒了过来,那雷打得特别可怖,让她不由地想到了前世的一件事,那时在一场雷雨中她屋子一侧泥墙突然塌了一片,虽然没压到她,但也是被石头砸了几下,手臂都擦破了,着实吓得够呛,身上全是泥水弄得也特别狼狈,连哭了两宿。

    这一世沈荷香可不想再遭这个罪,急忙套了绣鞋,抱了枕头跑到父母的东屋,最后成功的挤在娘亲被子里,果然没多久便听到了震耳的一声巨响,接着哗拉一声,连睡得沉的沈父都惊醒过来,在沈父与柳氏匆匆忙忙的披了外衣去西屋看时,顿时都吓出一身冷汗,幸好闺女刚才害怕打雷跑到东屋去,否则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两人回了东屋,沈荷却是躺在娘亲的被子睡得正香,小脸白里透红,黑亮的头发规规规矩矩的被拢到一侧,柳氏上炕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蛋,这才拿出积攒着的银子数了数,七两多点,柳氏一直想盖个结实的青砖瓦房,之前便估算过,大概需要十两左右,攒了这么久的钱,现在还差三两,柳氏叹了口气后悄声跟沈父商量着,两人一直到天亮都没睡。

    沈荷香夜里睡的香,早上起来神清气爽,细细擦了牙洗过脸后,便进了厨房从筐里拣了几个鸡蛋出来,然后打碎到碗里搅了搅,接着炒了盘香喷喷的油炒鸡蛋做早饭。

    就在饭做好了,她洗了手打算到院外看看出去找人的沈父回没回来时,结果就看到了篱笆边上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边走边往院子里张望,那张流里流气的脸上还挂着几分幸灾乐祸的笑容,沈荷香见到此人便将脸一拉,眼神反感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