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一章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柳氏晚上烧过饭,便见这个时间一向关在屋里洗澡的闺女,竟然在院子里用手撸着他爹刚从池塘周边砍下来的一大丛蒲草,要说沈父对自己闺女的好,简直是没话说,荷香刚说了一句屋里虫蚊多,想弄点蒲香点着熏熏蚊蚁,这不,沈成石就带着闺女去了附近的池塘边割了一堆回来,在柳氏做饭的工夫,父女俩一个在劈柴,一个在院子剥着蒲黄,忙得不亦乐乎。

    晚上吃的是前两天沈成石从京城捎回来的几根牛骨,砍成段熬了一锅汤,边上又贴了些白面掺玉米面的饼子,炒了盘野菜炒鸡蛋。

    之前因为家里拮据买不起多少肉,沈父也只好听闺女的,花几个铜板买点便宜的骨头回来尝尝鲜味儿,谁知骨头汤喝了大半个月,一家三口不仅面色焦黄营养不良的样子去了七七八八,身子骨也都比以前壮实了,就是柳氏脸色也好看很多,又时常喝些女儿给泡的野花茶,如今只觉得大病初愈后,身子又恢复了以前,里里外外忙忙碌碌反而什么病也没了。

    于是这骨头汤一家人三天两头便喝一喝,吃完饭沈荷香主动的收拾了桌子,沈父坐在地上用竹条编点竹篓家用,柳氏则手不停的缝着针线,时不时的和沈父说着话。

    沈荷香看着锅里剩下的牛骨汤,犹豫了下便取了一只瓦罐,然后舀了三勺汤进去,随即便将罐子小心的放入了她平日上山时背的背篓里,待到夜里一个身影悄悄出了沈家,然后沿着小道向山间走去。

    沈荷香看着脚上的泥泞,忍着踩在湿泥中的那种咕叽咕叽的声音,终于忍不住的想发脾气时,总算是到了地方,好在路过山洞不远处山涧控下来的泉水,现在刚下过雨,水流极为充足,于是眼前一亮急忙过去几下间涮干净鞋上的湿泥,拧干了鞋上的水又套回了脚上。

    这才背着竹篓几步走进了山洞,虽然月光还算明亮,但洞中光线仍然是暗的,她摸索着走到那石头处,将竹篓从肩膀上卸下来,微平了平因赶路急促的呼吸,便将湿湿的手往旧衣的蹭了蹭,这才走过去,石床上那人还是之前看到的姿势。

    沈荷香伸手小心的摸了摸那人的额头,还是如之前一般的烫,当年父亲也是这般,胡大夫说过如果不将温度降下来,烧上三天人可能就不行了。

    大概是她的手冰冰凉,石床上那人竟是微动了动,但显然人已经烧得有些神智不清,只是潜意识的往额头那抹舒服凉意上蹭去,喉咙里似乎还发出了一声类似娘的叫声,最后再无动静。

    原本一路上还颇有些怨气,觉得自己此举有点傻了,在听到那声模糊的言语后,想到什么也不由感同身受的微叹了口气,不耐的心底顿时柔软起来,随即便收回了放在那人额头的手,然后将一边的竹篓打开,从中取了一只油罐和灯芯出来,然后放到床头用火石点燃,屋里这才有了点人气,虽是豆大的光线但照明倒是可以。

    细想一下,这人还真是命运坎坷,双亲突然过世,生活一下子自云端跌落谷底,从被人称作少爷到被人骂为乞丐,这其中的落差与痛苦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如今又要遭这份罪,躲在这鸟不生蛋的山洞里,不敢请大夫,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只能一个人听天由命的在此自生自灭。

    想到她两世的所做所为,沈荷香还真的有些心虚,关键是那时还不懂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的道理,想罢吐舌笑了笑,便从竹篓里拿出一个用布包的小罐,也幸好当时她嫁入了侯府,否则以这人的心胸将来未必会放过她。

    罐子里装的是她晚上挖的芦根煮的汁液,还温着,父亲前世时便是买不起药铺那一两银子一分的退烧贵药羚羊角,后来听从胡大夫的话挖了不少芦根熬汤,还是有点效果,池塘边这样的芦根很多,一文钱不用花。

    沈荷香洗干净芦根,泡的时候还往里滴了两滴泉液,泉液除了能多催发香料的香气外,还能使效用多上几成,一般的药材熬煮后只能出五六分药效,吸收了泉液便可达到八,九分,希望到时能管些用,她将罐里的药小心的倒在碗里,这才端着到了石床边。

    她虽力薄但灌药却是有些经验,为防止汤药呛到气管,往他颈下塞块干木头,然后将其鼻子一捏,舀一勺药便顺着其牙缝缓缓喂入嘴中,不多时一碗药便进了七七八八。

    光喂药只能止一时热,如果病源不根除,发热便会反反复复,这一点她是极为清楚的,当日父亲被人悄悄抬回来,便全身是伤,甚至还有蛇咬中毒的痕迹,最后药石无医也是因毒已侵入四肢百骸。

    沈荷香想到此,目光立即移到石床上那人的四肢,上下查找看是否有什么异样,果然便见在右腿处有大量血迹,颜色已经呈暗红色,因裤子本是深色,不细看竟看不出异样,沈荷香见状顿了下,如果是胳膊或者脚,这倒是可以用蒲草敷一下。

    但是腿处,沈荷香觉得有些尴尬,再加上三更半夜这冷嗖嗖的山洞,让她再度觉得自己是鬼迷心窍了才会放着家里的床不睡,跑到荒山野岭来,还好眼前这人还活着,如果是死的那可真得能吓死人。

    沈荷香站在石床边,硬着头皮伸手想要撕开有血迹的布料,结果那布根本不用撕,早就烂成布片了,和着血黏在伤口处,沈荷香满头大汗的才将伤口周围的布润湿清理开,顾不得擦汗的拿过石床边的油灯凑近一看,就算有心理准备也忍不住的吓了一跳。

    伤口出乎她的意料,皮肉外翻深可见骨,看着便像是箭射中了腿,若是取得好也不会是多大的伤口,但显然取法粗暴,似被人用强力拔,出来的样子,整个伤面扯得很大,几乎是绞的血肉模糊,而且很可能拖了几天没有医治,加上天气炎热,伤口已经溃烂,此时看来上面还有着斑斑脓点腐肉,沈荷香看着脸色发白,头皮发麻。

    好在昨日下了雨,天气凉爽了些,否则伤口被蝇虫叮两下,蛆虫恐怕也能生上不少,那滋味可真会让人生不如死,沈荷香忍着胃中不断上涌的吐意,赶紧拿着装汤药的空罐朝洞外走去,打算刷干净再接点水给他清洗下伤口。

    若这伤口不处理,就算往那人嘴里灌多少芦根汁都没用,也算那人命大,当初胡大夫帮父亲清理溃烂的伤口时,她都有在场,那段日子也经常与母亲一起照顾父亲,换洗上药,所以多少还是比常人懂一些。

    好在这次来她备了一些东西,有干净的白布,及生在河边的几种常见的野草,平日谁家有个小伤,都会将草放嘴里嚼一嚼敷在伤口上,伤便会好得很快,且都是不花钱的东西。 △≧△≧

    她又在洞里那些铁器里翻了半天,才找到一块没有生太多锈还算锋利的铁片,然后磨去了上面的斑斑锈迹,清洗干净后,这才有些忐忑的学着胡大夫一般用东西挟着在火上烤了烤,待凉了后,便用手拿着,最后咬着牙开始刮那些伤口周边的腥臭的腐肉。

    这东西看着简单,做起来却难多了,尽管告诉自己,就当是在刮鱼鳞那般,但是毕竟手下是个活人,每刮一下躺在石床上的人便剧烈的抖动,甚至在昏迷中仍痛苦的攥紧了拳头,这一刻沈荷香也顾不上其它,压着他的腿,油灯下,她有些受惊略苍白的脸此时崩的紧紧的,手却一刻不停的仔细刮着那脓血腐肉,并不断的用清水清洗,因时间拖得越长这人便越痛苦,所以动作要尽量快一些。

    这个刮肉的过程一直反复,直到整个伤口重新流出了鲜红的血液,她才停下了紧张的有些麻木僵硬的手臂,然后用干净的一块白布压在不断流血的伤口,随即便一脸汗的伸手去竹篓里拿她已经捣好的药糊糊,这药其实就是几种田间地头常见的野草,小伤口一般都能解决,但她没想到这人的伤会这么严重,而此时也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而且虽是土方子,也不见得一点效果没有。

    一种是蒲黄的花粉,还有两种是白鸡草和青蒿的根,用水将它们捣成了细末,里面自然也加了两滴泉液,药效多少能提高一些,随即她便将糊糊挖出来,然后外敷在了那还流着血水的伤口上,用一块白布紧紧压好,又撕了一截棉布就着腿缠了一圈系紧。

    沈荷香这才松了口气,站直快要断掉的腰,用衣袖擦了擦额头汗,将罐子里的脏水倒掉,洗净了手又装了一罐回来,此时石床上的人额上疼得是满满的汗,之前还有点反应,现在恐怕已经昏死过去,沈荷香在他鼻下探了半天,见还有气,这才放下心来。

    额头上的温度还是没有退,她只得用最简单的办法,用凉水擦洗四肢腋下和额头,这次沈荷香倒没那么尽心尽力,只是摸黑胡乱的擦了擦,谁知擦的时候又发现了后背数道伤口,虽不至于深到见骨的地步,但也是皮肉外翻恐怖的很。

    这伺候人可真不是人干的活,沈荷香汗流浃背的帮他身上的伤口全部清理完,一一上完药,又喂了一碗牛骨汤,并将白布洗干净沾了外面的雨水放到他额头,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的一切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装好了背篓里的东西,一抬头,却发现一夜的时间过得太快,此时天边已是隐隐发亮。